寒門之子沉淪記

2018年12月24日 14:12:06 瀏覽量:106 來源:浙江黨建網 作者:本刊記者 賈歆琰 通訊員 金妍

57_8305912.jpg

  蔣金紅庭審現場

  “這些天,我無數次撕心裂肺地問自己,為什么會走到這一步?為什么會成為人人痛恨的腐敗分子?……”金華市金華山旅游經濟區(金華雙龍風景旅游區)原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主任蔣金紅在懺悔書的開頭寫下這些話。

  近期,蘭溪市人民法院對蔣金紅案件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蔣金紅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查扣在案贓款人民幣186.19萬元及羅漢象牙制品、卡地亞手表等贓物,依法予以沒收并上繳國庫。蔣金紅當庭表示服從判決,認罪、悔罪。這起“金華市本級留置第一案”最終畫上句號。

  出身寒門,卻走上歧途

  蔣金紅出身貧窮,小時候他的母親經常要到周邊鄰居家里東拼西湊借米才能扛過去。一路走來,蔣金紅窮怕了。

  蔣金紅1981年師范畢業參加工作,當了12年的人民教師,還當了校長。1993年,通過雙推雙考,進入國土部門工作,成為市級機關一名科級干部。他也曾埋頭苦干鉆研業務,得到組織的信任和重用,被提拔為副局長,2009年被任命為市國土資源局局長。

  隨著職務的升遷,蔣金紅的思想慢慢開始發生了扭曲轉變。1998年,蔣金紅曾因收禮被處以黨內警告處分。第一次伸手就被查處,對他震動很大。但是隨著時間推移,思想上又開始動搖猶豫,放松了要求。

  審查調查顯示:蔣金紅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多次收受有關企業老板、下屬所送的禮品、禮金和消費卡。特別是2014年以后,在永康和金華山旅游經濟區任職期間,蔣金紅腐敗之路的剎車仍然剎不住。他多次在家中、辦公室等處收受有關企業人員及下屬禮品、禮金、購物卡。

  無論是房產公司的負責人登門拜訪,還是下屬單位人員為職務調整送禮,他都照單全收。在他看來,這些不過是“紅包”而已,每筆金額并不多,算不上“受賄”。

  此外,他還利用職權,在職務晉升、人事調整方面,為他人開“綠燈”,收受巨額財物。“大權在握”的良好感覺,帶給了蔣金紅巨大的成就感,也讓他的權力觀漸漸扭曲——“我給他們帶來這么多好處,憑什么不能拿點回報?”漸漸地,他把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當作生財之道,認為是自己的“本事和關系”,“幫助”了他人,理應有所回報。

  多方斂財,謀取私利

  2004年至2017年間,蔣金紅以各種名義收受他人所送賄賂,涉及17人,其中多人都不止一次給他送錢送禮,涉案金額達220余萬元。這其中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就是行賄人除了送錢,還有更高明的一招——以高息借貸的形式,將錢送到了蔣金紅的手里。

  2008年,某國土資源局副局長以一家企業的名義,向其借款50萬元,月息3分,一年后,蔣金紅收回本金,并收利息21萬元。表面上看這些錢是蔣金紅投資“合法”賺來的,實則是掩耳盜鈴。嘗到甜頭后,他將這種自以為安全的受賄操作手法繼續上演。

  2008年至2011年,另一國土局長以高息借貸、投資收益為名,讓他賺了61.2萬元。為市區房地產公司地塊出讓審批、土地使用權分割等過程提供幫助,這樣的利益交換更是多次。

  事實上,高息借貸、投資、買房這些名義都是遮羞布,實質上都是權錢交易。設想如果蔣金紅不在這個崗位,不擔任這個職務,誰會支付高額利息向他借款?又有誰會讓他以遠低于市場實際的價格買到房子?

  “利用職務便利,收受下屬及管理服務對象所送現金、購物卡、手表等財物,并以高息放貸、低價購房、投資入股獲取超額回報、由他人代付裝修款等方式,打著投資收益的幌子,通過高息借貸進行利益輸送,以投資的名義給予超額回報,低價購買房產,這些同樣是收受賄賂,同樣要接受組織的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金華市紀委監委相關辦案人員稱。

  鋌而走險,對抗組織審查

  令人吃驚的是,不收斂不收手的蔣金紅在接受組織調查過程中,依然心存僥幸,通過轉移財產等方式,對抗組織審查。

  2017年5月,市紀委對蔣金紅涉嫌違紀問題進行初核。同年9月9日,市紀委找他談話。蔣金紅察覺組織對其進行調查后,為了掩蓋違紀事實,與涉案的某國土資源局負責人聯系,就收送錢財問題統一口徑,進行串供。同時,蔣金紅將部分收受的手表、字畫、紀念幣等物品轉移,交由他人保管。

  2014年,蔣金紅得知市公安機關在嚴厲打擊銷售買賣象牙制品的消息后,擔心其收受的象牙制品放在家中會被人舉報,遂交給其妹夫轉移藏匿,去年市紀委找其談話時,仍然交代對方要妥善保管。直到去年12月,蔣金紅接受組織審查后,其家人害怕被搜查,將象牙工藝品埋藏于深山中,轉移藏匿。

  “這些年的隨波逐流,使我缺乏政治免疫力,身上缺少了一道防火墻。當出現問題,組織找我談話時,沒有及時選擇向組織講清全部情況,求得組織幫助,反而存在僥幸心理,繼續隱瞞,還進行串供和轉移證據,對抗組織調查。”蔣金紅說,由于自己沒有堅信依靠組織、相信組織這條根本途徑,喪失了一次又一次組織給予的機會。

  除了隱瞞轉移財產,蔣金紅還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心存僥幸。2014年至2016年連續3年領導干部個人事項申報中,蔣金紅一直只申報了三處房產,對另外三處房產予以隱瞞。2017年,其個人事項申報中,他又隱瞞了家庭購買的108萬元新三板股票。


  蔣金紅的“斂財七法”

  之一:直接收受財物。利用為企業辦事,干部提拔等直接收受老板、下屬的財物。

  之二:違規借貸賺取利益。從出借他人十幾萬、幾十萬到上百萬元,各種借款利息收益有數百萬元。

  之三:以投資為名獲取超額收益。“投資”房地產項目,在兩年不到的時間內獲取了一倍的收益,實現了利益輸送。

  之四:低價購房。利用國土局長的位置向金華某開發商個人購買海南股東自留房。

  之五:實物票證變現。將別人送的香煙、購物卡、提貨單,甚至散包香煙都拿到回收店里換錢。

  之六:賺取灰色收入。在國土局時盡量參加評審會、論證會等,每次可以收取幾百至上千元不等的收入,多的時候一年有上百個項目,一次就獲得近萬元的收益。

  之七:創收。在村里流轉了2畝多土地用于種植樹木,并與他人合股投資45萬元種了一批大型高桿靠接羅漢松,利用職權和職務影響向一些企業主推銷苗木。

責任編輯:史健嵐 [網站糾錯]
相關閱讀

千斤顶或更好10手APP下载 浙江飞鱼开奖号码 天易棋牌人气怎么样 qq分分彩全天计划软件 开心娱乐棋牌 大乐透周一走势图浙江 卖氢气赚钱技巧贴吧 极速十一选五官网 广西快乐10分投注技巧 金牛棋牌手机版下载 2010年南京彩票大奖 打字赚钱平台(日结) 云南十一选五开奘结果手机版 pk10杀号软件 股票配资哪些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预测 乐其彩票平台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