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用文學照亮那片土地

2019年05月15日 12:32:19 瀏覽量:106 來源:浙江黨建網 作者:本網記者 張磊


xc1904b054.jpg

  2018年,李英(前排右二)參加白溪灣藝社活動,與村民合影

  金華作家李英有著一種職業作家的心態:“文學作品,向來都是作家對現實社會的表達。雖然在社會生活中,善惡美丑的情形都會存在,但是,文學的最終目標是為了追求光明和美好。”

  在李英看來,“一個作家如果在現實的復雜矛盾面前,喪失了文學的正確目標,那么就會使人陷入負面情緒和迷茫困頓,甚至走向絕望。因此更多的時候,我們需要前行的動力和信心,這就是一種我們需要堅守的文學選擇和表達態度,因為它使作家的創作具有了積極的社會正義。”

  無論是新書《大國治村》還是《第三種權力》《感動之城》,李英一直將視角對準廣闊而富饒的農村土地以及廣大人民群眾,“文字是從泥土中撲面而來”。今天,我們一起走近這位報告文學作家,聽他講述如何把藝術理想融入到偉大時代的洪流中,做到胸中有大義、心里有人民、肩頭有責任、筆下有乾坤。

  熱愛土地,熱愛生活

  記者:您喜愛的作家有哪些?

  李英:本土的有艾青、馮雪峰、吳晗等,他們都是從金華走出去的優秀作家,他們把自己與國家的命運結合在一起,對藝術的追求給予我們很多影響。其他當代的作家包括何建明、麥家、陸春祥等,這些都是我喜歡的作家。

  記者:您覺得報告文學作家與網絡作家有什么區別?

  李英:報告文學是文學領域的“輕騎兵”,是最貼近時代和現實的一種文體,已經發揮了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如何更加廣泛關注社會轉型期的復雜現實,把握當下社會的主流本質和焦點問題,反映社會變革和歷史風貌,是報告文學作家應該思考的問題。

  傳統作家對準時代脈搏,歷史文化的把握會更精準一些。在這些方面,網絡作家會欠缺一些。網絡作家的優勢在于思維非常敏捷,對于新生事物的接受非常快。在這種情況下,傳統作家要向網絡作家學習,網絡作家也要向傳統作家學習。互相學習,取長補短,特別是價值觀的引領方面,要真正地去熱愛土地,熱愛生活。

  真正的深入,是“心入”

  記者:《第三種權力》寫的是武義縣后陳村成立中國第一個村務監督委員會的過程。為什么要花上三年的時間,去探尋中國第一個村務監督委員會的幕后故事呢?

  李英:在中國這樣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的大國如何治村,是我一直關注的課題。在基層治理中,基層創新造就了中國奇跡。在這個過程中,我注意到了浙江省后陳村人在艱苦的探索中,創新推動了鄉村民主政治改革的進程,于是便有了《后陳村的權力樊籠》(壓縮版《第三種權力》)這樣一部報告文學。

  記者:您在寫作過程中如何理解“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李英:我歷時三年時間深入采訪寫作,采訪了30多位相關當事人。我努力追求作品的真實性,通過真實的故事、真實的細節、真實的描摹,反映這一事件錯綜復雜的全過程。隨著采訪的深入,我對農村基層干部、群眾有了更深的理解,甚至對他們肅然起敬。他們對腐敗行為深惡痛絕,嫉惡如仇,他們對民主制度的探索充滿艱辛,又不乏思考,折射出農村民主政治的思想和希望。

  我一直覺得,報告文學的力量在于思想性。我始終以新聞從業者和作家的敏銳觸覺、反思精神,跳出事件本身去思考基層民主改革全景。因此,我努力在作品中體現文學性和政論性,讓故事揭示主題,讓細節記錄事實,讓思考影響讀者。

  時代可以變遷,理想不可缺失

  記者:您很多作品寫了身邊感動的故事,有很多充滿信義的人物和群體。在題材選擇上您是怎么考慮的?

  李英:《感動之城》是我對金華現實生活的一種及時“擁抱”,也是對金華歷史存在的一個很好的文學保存,富有現實意義和歷史珍藏價值。《感動之城》出版后在金華再一次掀起一股感動的熱潮,這些在不同人物身上煥發出的尊老愛幼、舍己救人、忠于職守、大愛無疆的崇高品質,正是如今我們這個社會所倡導的。我在金華舉辦了幾場讀書分享會,并把書送到農村文化禮堂,送到對口支援的新疆阿克蘇地區的農村書屋,讓這份愛得到更廣泛的傳播。

  記者:您如何看待文學與道德的關系?

  李英:作為一位文藝家、作家,必須承擔道德建設的義務。文學與道德是大海與水的關系,文學是茫茫大海,道德就像大海的水,而且是最純凈的水。文學與道德又像是大海與神針的關系,是大海的靈魂。文學作品經過發表,讓讀者看,就會得到傳播。文學作品最能感染人的情緒,震撼人的心靈,文學最能說服人的力量,就是作品透露出的道德力量。

  記者:作為作家,該承擔起怎樣的責任?

  李英:有擔當是新時代文藝工作者的立身之道。我是一個從農村走出來的作家,因此,我經常叩問自己:我還能為人民寫什么?我應該怎樣寫得更好?我應該為鄉村振興提供哪些文化服務?前年,我從基層領導干部崗位退下來以后,曾經有文化公司愿意出高薪聘請我去擔任顧問,有的甚至說,你只要掛掛名就行,但都被我婉言謝絕。我把目光投向農村那片廣闊的天地。

  近年來,我受聘擔任金東白溪村、中柔、瑣園等10個村的文化顧問,平時經常到農村幫助他們挖掘歷史文化,組織開展群眾性文化活動。作為一名新時代作家,我們必須扎根于腳下這片土地。時代可以變遷,理想不可缺失;崗位角色可以變換,激情不能倒退;年華可以老去,信仰之樹常青。

責任編輯:季方 [網站糾錯]

千斤顶或更好10手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