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戰深海之驚蟄》亮相熒屏,又掀諜戰小說熱

海飛:惟祖國與信仰不可辜負

2019年12月17日 17:32:19 瀏覽量:106 來源: 作者:本刊記者 林雨晨

  近日,隨著電視劇《諜戰深海之驚蟄》的熱播,浙江作家海飛又引起了新一波新老劇迷和書迷的關注。無論是原著還是劇本,都由海飛自己親自操刀。有人說小說更精煉,想象空間更大。有人說看電視劇更過癮,情節更豐富。本期我們對話海飛,聽他講述龐大的“海飛諜戰世界”。

(B11下——對話)海飛:惟祖國與信仰不可辜負

  開拍前,寫一封萬字長信給主創

  記者:《驚蟄》從小說到電視,都贏得了讀者和觀眾的好口碑。您覺得怎么樣的電視劇制作才能將劇本里的故事更好地呈現?

  海飛:早在《麻雀》熱播時,《驚蟄》就在創作中了,劇本前后打磨了兩年多的時間。因為劇本足夠完善,所以《驚蟄》拍攝時我沒有像上一次一樣進組——但我有個習慣,在開拍之前,會寫一封萬字長信給劇組主創。這封信既是對自己作品的再一次解讀,也是拎一拎改編的魂。其實他們都早已看過劇本了,可我還是得認真對待。哪怕因我的長言,讓這個劇的品質有1%提升,于我而言也是盡了我所能做到的最大努力。

  記者:您覺得小說和電視劇最大的區別是什么,看過劇再刷小說的讀者會有怎么樣的驚喜和體驗?

  海飛:小說是劇本的根,小說的氣味幾乎就是這個劇的氣味。氣味包含很多,重慶與上海的雙城氣味,每一個人物的雙面氣味,還有大時代的氣味,刑偵推理的氣味。而想要把這些“氣味”落實在電視劇中,則來自于當時的歌曲、服飾、飯館、交通工具等細枝末節。哪怕一份報紙,都需要還原它曾經的樣子。原著小說中有一個大的構架,有人物性格和命運走向的設定。當然,還有幾個概念十分鮮明的引導著整個故事的前行。

  對于我來說,改編諜戰小說成劇本,更燒腦。諜戰的結構搭建和尋求新意,以及尋找橋段,都很累人,很耗時間。小說在比較難解釋的情節點可以一筆帶過,給讀者自己想象的空間。而劇本處處情節都必須符合邏輯,這樣呈現出來的故事,觀眾才不會有跳脫感。小說《驚蟄》一共是13萬字左右,改編成電視劇有44集。有不少戲份都是整個單元擴充進去。

0f0bf8b72a6344e2a3c3800e8431c37c.jpeg

  記者:哪場戲你寫得最糾結,哪場戲你寫得自己最感動或者因為這個場景這個人物的寫作展開深思或者久久不能平復?

  海飛:《驚蟄》里,有一段余小晚拿著菜刀,披頭散發追砍周海潮的戲份,我覺得做到了情感功效和劇情功效的完美結合。余小晚,有很多看起來很高大上的身份:舞皇后,年輕有為的外科醫生。但是為了心中的愛人陳山,她可以不顧形象,亡命出逃,赤腳追砍對陳山構成極度威脅的叛徒周海潮,最后自己中槍昏迷。這部分既表達了余小晚對陳山能豁出命來的情誼,感人至深,又在劇情上,因為她的“搗亂”,使得梅機關的陰謀沒有得逞,推進了故事發展。

  構建故事和塑造人物的能力更重要

  記者:您從小是在上海長大的,從你的小說里能看出以此為背景,營造的環境特別立體,“可觸摸”。

  海飛:細節提升的不僅是作品的品質,而且會很好地提高作品的識別度。上海是我熟悉的,我童年和少年的零碎部分,其實是在上海外祖父家度過的。我很熟悉當時上海灘諜戰的一些資料。在《麻雀》《驚蟄》等一系列作品的創作上,當年人事細節,我都做了嚴謹的歷史考據。為了《驚蟄》的創作,我查閱了大量舊上海地圖,以及日本人生產的戰時地圖。關于諜戰故事中所有的場景,我或者曾經抵達,或者翻閱資料查證,我甚至去過上海警察博物館,也到過上海1933老場坊,這兒曾經是工部局宰牲場,現在卻成了一個時尚之地。

  記者:細節十分重要。

  海飛:是的,甚至可以這么說,細節決定成敗。但是,我還是認為,來自資料的細節對小說家來說,并不值得稱道,因為這只是基礎工作。而考驗你的,一定是構建故事和塑造人物的能力。我一直都在“養故事”,這是我一慣的做法,循序漸進和慢工出細活。所謂養,就是不停地吸收與消化,和釀酒沒有兩樣,一定的時間內,這些故事會發酵,成熟,飽滿,甚至在你的創作思緒中澎湃與激蕩。而養久的故事,一定是酣暢淋漓,充滿張力和生命力的。

  于寫作而言,我是一個很慢的人,但我會同步做幾個小說的構思。我慢到一天天地陷在小說中不能自拔,我快到有時候兩個小說交替前行,在差不多的時間內完成。我一直在想,這可能是一種“打通”。我沒覺得追求“量”是一件光榮的事,當然也沒覺得這可恥。小說作為一種藝術創造,每個作家的創作方向、方法、速度、構架、追求都是有差異的。如同我們的人生,各不相同。

  記者:您提到要構建一個“海飛諜戰世界”,以上海、南京、杭州、重慶等城市為背景,建立諜戰譜系。對于杭州有什么安排嗎?

  海飛:我現在一直生活在杭州。對于這里,我也有份特殊的感情。我即將出版的《內線》,就是一個發生在杭州運河邊的諜戰故事。

  歌唱祖國、禮贊英雄從來都是文藝創作的永恒主題

  記者:劇中余順年寫給余小晚的《致女兒書》曾在你的微博和隨筆里屢次提及,它里面蘊含了你的一種什么感悟和想法?

  海飛:我總是想象這樣一個場景,在子彈隨時都可能飛來的長街上,一位革命者無比從容地大步前行,留下最決絕的背影。這樣的場景幾乎在我每個字落筆的時候,都在腦海里浮現。我十分清晰地明了,那時候的地下戰爭,每一個情報工作者,都在刀鋒上行走。

  這樣的驚險人生,如果沒有信仰的力量,幾乎無法成立。于是,《驚蟄》中的每一個人物,都有一段無比瑰麗的人生。從《向延安》到《捕風者》《麻雀》《醒來》,再到《驚蟄》《棋手》《唐山?!返?,我無時不刻地在這些小說里傳達了這樣一種“惟祖國與信仰不可辜負”的精神。這不僅是一個主題,事實上,這是當時革命者最真實的寫照。比如《驚蟄》中的《致女兒書》:我不愿失去每一寸土地,哪怕土地之上的每一?;覊m……比如《醒來》中,陳開來讓蘇門為他拍下了入黨時的照片,說是要寄給勝利以后的自己。

timg.jpg

  2016年的冬天,作為浙江作家代表團的一員,我參加了全國第十次文代會、第九次作代會。在會上,總書記的講話給文學創作的繁榮與發展指明了路徑。對我而言,感觸更深的是他在講話中說,歌唱祖國、禮贊英雄從來都是文藝創作的永恒主題,也是最動人的篇章。我們要唱響愛國主義主旋律,用生動的文學語言和光彩奪目的藝術形象,裝點祖國的秀美河山。

責任編輯:林雨晨 [網站糾錯]
相關閱讀

千斤顶或更好10手APP下载 欢乐棋牌平台 青海体育彩票11选5 北京赛车开奖软件 熊猫麻将现在叫什么名字 福建体彩31选7推荐号 管家婆期期免弗费资料精选 九游棋牌大厅 体彩p5连线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遗漏任5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22选5 国产美女一级a做爰 广东36选7玩法详细介绍 nba中国 十一运夺金出号走势 网友让我玩皇家国际 重庆快乐十分app